发送任意邮件到可获取本站最新网址!本站提供免费翻墙软件,发送邮件可获取使用方法

您的位置:首页  »  性之文学  »  都市言情  »  [我脑中有好感度系统](修订版)(15)[作者:lvshi520]

提醒各位狼友:发现文章或者图片里面带有购买会员以及打开网址和加QQ类都是骗子和木马!请不要相信所谓的VIP和网赚裸聊那些

      ***    ***    ***    ***

           第十五章跟踪耿沙沙(修订)

  夜色酒吧,彩色的霓虹灯,闪耀着诱人的光泽。

  几个打扮入时的女孩,正在兴高采烈的喝酒。

  「沙沙,难得冯倩出差,没人管你了,今天咱们可要不醉不归呀?」

  一个染着黄头发的女孩,搂着耿沙沙的脖子,大着舌头说道。

  「当然要不醉不归了,谁跟我去跳舞?」

  耿沙沙上身穿着紧身丝网衫,下身一件齐屁小皮裙,更显得她一双美腿修长
笔直,再加上黑色的长筒丝袜,只是看一眼,就能让人血脉喷张。

  「我跟你去。」

  「我也去……」

  ……

  两个女孩跟着耿沙沙,踊跃而下,进入舞池之中,跟着音乐开始有节奏的扭
动。

  耿沙沙旁若无人的扭动四肢,甩动着齐腰的长发,加上她1米76的身高,
又穿着高跟鞋,那身材简直火辣到爆。

  她的出现自然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不多时,便有几个痞里痞气的小年轻下
到舞池,看似有节奏的跳舞,却是逐渐向耿沙沙她们几个女孩,凑了过去。

  耿沙沙正跳的尽兴,突然发现她的周围被几个男的围住。

  「你们干什么呀,哎呀……干嘛,啊……啊!」

  当耿沙沙发现的时候,已经被几个男的上下其所,卡了不少油。

  她旁边那个黄头发的女孩,十分气愤的推开那几个男的,骂道:「滚开,你
们这群臭流氓……」

  「呦呦呦……好大的脾气呀,就只许你们跳,我们跳就是流氓?」

  一个长头发的青年,眯着眼盯着黄头发的女孩,一脸嘚瑟的问道。

  「走吧向娜……」

  耿沙沙拉了下黄头发女孩,就要离开舞池。

  「这就想走?」

  长头发青年挡住耿沙沙的去路,揶揄道。

  「你想怎么样,我告诉你,这可是疤哥看的场子!」

  黄头发的向娜,挡在耿沙沙身前,呵斥道。

  「操,谁裤子没拉,把你给露出来了!」

  长发青年瞪着向娜骂道。

  「操你妈,你骂谁?」向娜显然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回骂道。

  「骂你?老子还打你呢!」

  长发青年说完一个耳光,将向娜扇翻在地。

  ……

  二楼包房中,一个魁梧的汉子正坐在沙发上,他身边一个身材婀娜的女孩,
媚笑着用牙签将一块西瓜放入他的嘴中。

  魁梧汉子一脸淫笑的在女孩屁股上掐了一把,哈哈大笑。

  女孩则扭了扭腰,装出一副害羞的表情。

  这时,包房门被人敲了两声。

  一个侍应生打扮的青年走了进来,悄声说道:「疤哥,外面有人闹事,经理
请您去看看。

  「妈了个巴子的,有人敢在老子的地盘闹事,等我出去看看!」

  魁梧汉子一脸的不悦,在女孩的腰上捏了捏,意犹未尽的站起身走出了包房。

  舞池中,四五个男的正围着三个女孩,时不时的伸手摸上一把。

  「你到底想怎么样?」耿沙沙怒气冲冲的问道。

  「不怎么样,你踩我脚了,得给我揉揉。」

  长发青年嬉皮笑脸的说道。

  「放屁,我什么时候踩你脚了!」耿沙沙小脸气的发红。

  「我说你踩了你就踩了!」

  长发青年不依不饶。

  「干什么的,在老子地盘闹事?」

  说着话,疤哥大步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两个手下。

  「你就是刀疤?」

  长发青年乜着眼,盯着疤哥问道。

  「疤哥,他刚才打我,呜呜呜……你得给我做主呀。」向娜这时好像找到了
救星,忙上前两步,哭着将被打肿的脸朝向疤哥。

  「操你妈,刀疤也是你叫的,你们几个小比崽子是干什么的?」

  刀疤一看是向娜受了欺负,大咧咧的骂道。

  「你说什么?」

  长发青年双眼一瞪,这时,也不知是谁,突然一下打碎了啤酒瓶。

  一时间,周围喝酒的顾客中,一下站起来二十多人。

  刀疤看到对方人多,但他后面还有十几个内保,再加上保安,算下来人数并
不吃亏,如果这时候认怂折了面子,那他以后也没法再在这行混了。

  刀疤刚要说话,突然一个内保跑过来,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

  「真的?」

  刀疤面色一变,盯着长发青年的目光露出几分怯意。

  「原来是霍少爷,真是有失远迎,见谅,见谅呀……」

  刀疤忽然话锋一转,客气的说道。

  「好说,好说……我也不欺负人,这臭娘们踩了我的脚,我不过是让她帮我
揉揉,难道有错吗?」

  「没错,没错,踩了人当然要赔礼道歉了。」

  刀疤说完瞪着耿沙沙,怒道:「你踩了人,想一走了之,没那么容易!」

  向娜见刀疤突然站到了长发青年一边,隐约听到什么霍少爷,她并不清楚对
方来头,但想来应该不小,但是耿沙沙能来这个酒吧,完全是因为她打包票说没
事,现在怎么可能袖手旁边。

  「刀疤,你怎么答应老娘……」

                啪——

  向娜还想给耿沙沙助脚,却被刀疤一击耳光扇翻在地。

  「臭娘们,别以为让老子上了一次,就能怎么样!以后,少他吗在老子面前
指手画脚!」

  刀疤面目狰狞的骂道。

  耿沙沙刚想去扶地上的向娜,却被身后两个男的一把拉住。

  长发青年得意的笑了笑,说道:「你不给我道歉也可以,那我就也踩你朋友
一脚,来人,给我打折她的腿!」

  说着话,旁边上来两个人,一个人按住向娜的右脚,另一个人抬腿就要向她
脚踝踩去,向娜这细胳膊细腿,那能经得住这壮汉的一脚,必然骨头碎裂。

  与耿沙沙她们一起来的另一个女孩,刚才还闹腾的最欢,现在却吓的脸色惨
白,掏出手机就要打电话。

  「臭婊子,还敢打电话!」

  一旁一个青年抢过女孩的手机,狠狠摔在地上,超薄的三星手机,顿时变成
一地碎渣。

  「操你妈,看什么看,都他妈给老子低头!」

  不远处,几个青年指着看台上的顾客,一脸嚣张的骂道。

  这些人大都敢怒而不敢言,唯独在角落中,一个年轻人一双眼睛明亮之极。

  这个人,正是跟踪耿沙沙的王逸。

  耿沙沙这几天晚上,总是和朋友喝酒到深夜,长此以往,王逸猜测肯定会出
事,果然皇天不负有心人,今天终于被他等到了。

  平时耿沙沙都是在名爵酒吧喝酒,今天却是被那个叫向娜的女孩,拉到这月
色酒吧来,显然有炫耀的成分,想向她的这些姐妹,显摆显摆她如今也混的不错。

  却不知,遇到了硬茬子。

  耿沙沙知道今天这事如果不服软,肯定是过不去的,只能蹲下身子,伸出小
手去帮长发青年揉脚。

  长发青年脱下鞋,一脸的享受。

  等耿沙沙忍着恶心,帮他揉完脚以后,长发青年忽然说道:「谁说让你用手
的,给老子用嘴舔!」

  「你放屁!」

  耿沙沙气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骂道。

  「好呀,你让我吃你的屁,我就放了你朋友。」长发青年不但不气,反而伸
出舌头舔了舔嘴唇,一脸淫笑的向她走了两步,用脚去摩挲耿沙沙那修长的黑丝
美腿。

  「霍才少爷,您看这人多眼杂,要不……我给您找个地方,您慢慢玩?」刀
疤讨好的说道。

  耿沙沙被身后的两个人抓着胳膊,一动也不能动,只能忍受长发青年的猥亵,
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往下落。

  霍才盯着耿沙沙的黑丝长腿,毫不掩饰眼中的欲火。

  这时,一个身材高大的青年,走了过来,拍了拍霍才的肩膀说道:「行了,
今晚咱们玩的差不多了,也该换个地方乐呵乐呵了。」

  「对呀,酒也喝够了,该打炮了,哈哈……」

  又一个穿的五颜六色的公子哥,走了下来,张狂的笑道。

  「好呀,哥几个今天如此有雅兴,那咱们就来个群P,好久没见到这么有姿
色的小妞了,咱们一起享受享受……找个人去取DV,先把她们三个带走!」

  霍才显得兴致盎然,指着耿沙沙她们三个女孩说道。

  几个手下上来,将耿沙沙,向娜她们三人扭住胳膊,就往酒吧外面拉。

  王逸心中一惊,没想到今晚能见到李天一式的抢人,看这霍才和他身后这几
位公子哥,身份地位肯定比李天一还要牛叉的多,耿沙沙她们今晚肯定是在劫难
逃了。

  看着霍才他们二十几个人,走出了月色酒吧,王逸翻身也跟了出去。

  耿沙沙还想挣扎,被打了两个耳光,立马老实了许多,被人塞进了一辆兰博
基尼。

  此时,已经是夜里一点多钟,虽然马路上还有不少行人,但谁又会管这闲事。

  兰博基尼发动机发出咆哮,嗡鸣着冲了出去,那速度如同离弦的利箭。

  王逸刚打上一辆出租车,指着呼啸而出的兰博基尼喊道:「师傅,跟上他!」

  出租车司机斜着眼,像看傻子似的盯着王逸,问道:「你让我拿富康,去追
兰博基尼?」

  王逸心中一凛,如果耿沙沙今天出了什么意外,那他的任务也就泡汤了!光
靠嘴皮子想泡冯倩那个拉拉,简直是白日做梦。

  忽然,他一拍脑门,自己怎么忘了这茬了。

  想到此,他忙掏出手机,打开一个软件,只见手机上一个光点,正在快速移
动。

  这是王逸从大奎那卖的最新型的手机定位装置,只要给被跟踪人手机种下,
神不知鬼不觉,就连杀毒软件都查不到。

  「师傅,跟着这光点,钱好说……」

  王逸说完,掏出500块钱,拍在仪表台上。

  出租车司机也是爽快人,哈哈一笑道:「好嘞,您坐稳了!」

  ……

  霍才他们的车队,一直开到东湖宾馆一带,在一栋黄色快捷酒店前停了下来。

  这快捷酒店看起来极为的普通,黄色的外墙斑驳不堪,想来是有些年头了。

  七八辆黑色轿车就横七竖八的停在酒店门口,几个打扮流里流气的青年,三
五成群的在一起抽烟。

  「今天霍爷抓的小妞,姿色真是不赖呀,也不知什么时候能轮到咱们爽一爽?」

  「就你那小鸡鸡,能应付的了那大条鲤鱼吗?」

  「去你妈的,小爷技术好,肯定干的她哭爹喊娘。」

  「好了,咱们先养精蓄锐,霍爷他们今天肯定是玩通宵,就算轮到咱们也是
明天早上的事了。」

  「对呀,小爷我先去睡一觉,明天早上可是要好好干翻她!」

  ……

  趁着门口几个青年闲聊的功夫,王逸悄悄转到楼后,从一楼的空调架子爬到
二楼,找了个开着窗的卫生间钻了进去。

  他打开卫生间的门,朝楼道望了望。

  楼道内空无一人,王逸有些犯难,这楼道两边都是监控,自己这样出去肯定
会被人怀疑。

  正在此时,忽然有脚步声传来,不多时,卫生间的门被人推开,一个穿着厨
师服装的青年,哼着小曲走了进来。

  王逸手疾眼快,从身后勒住那人的脖子,低声问道:「霍才他们在几楼?」

  那人毫无防备,惊恐的盯着王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王逸胳膊上加了点力量,那人感觉脖子一阵剧痛,忙张了张嘴,示意他有话
要说。

  「霍才他们经常把女孩抓来这里,在四楼他们有一个特殊装修的房间,很好
找……我就是个打工的,跟我没关系,别……」

  王逸不等他说完,一掌将其打晕,然后脱下他白色的厨师围裙,套在自己头
上走出了卫生间。

  他没有坐电梯,而是走的安全通道,几步就来到了四层。

  从楼道探出头,只见在走廊尽头,站着四个黑衣汉子,一边吸烟一边闲聊。

  王逸握了握拳头,缓步朝楼道尽头走去。

  四个黑衣汉子显然比楼下的那些玩闹要强的多,目光沉稳,身材健壮。

  但如今这些少爷们的保镖,最大的用处就是装门面,是身份的象征,平日哪
会有人袭击他们。

  见王逸缓缓走近,其中一个保镖笑道:「还有什么事,霍爷不是让厨房准备
夜宵了吗?」

  「厨师让我问问,霍爷是不是还按老样子……」

  王逸语气平稳,上前两步,走到那人面前。

  「老样子?什么老样子……」

                砰——

  那名保镖疑惑的刚想再问,突然迎面挨了王逸一拳,这一拳力量之大,速度
之快,他又毫无防备,被打的仰面栽倒。

  王逸不等另外三人反应过来,一个鞭腿将侧面一人踢的撞在墙上,当场晕倒。

  「什么人?」

  啪,啪啪,砰,咚……

  王逸拳脚如龙,快如闪电,三两下就解决完剩下的两个保镖。

  他看了眼旁边朱红色的推拉门,照着锁孔的位置,一脚用力踹出。

  咔嚓!

  木门带着后面的合页,脱出门框,整扇门倒了进去。

  王逸踏门而入,即便他早已有了准备,还是被里面的一幕惊的险些闪了下巴。

  只见一个三米多宽,两米多高的铁架子上,耿沙沙双手被手铐吊在上面,铁
架子的高度可以调节,位置刚刚好是她前脚掌着地。

  耿沙沙上身的紧身丝网衫已经被扒光,露出两只36D的乳房,下身的齐屁
短裙也早已不知去向,只剩下两条黑丝长筒袜。

  耿沙沙艰难的站在地上,因为只能前脚掌着地的原因,她双腿分开,微微弯
曲,撅着屁股,才能努力保持住平衡。

  霍才此时已经脱的精光,在前面咬着她的一只奶头。

  那个身材高大俊朗的年轻人,则在耿沙沙屁股后面,掏出他的阳具,在黑丝
上来回的摩挲着。

  那个头发染成五颜六色的家伙,则在旁边点蜡烛,他身边还放着皮鞭,一旁
的衣架上挂着各种sm的衣服。

  各种王逸见过没见过的sm器具,屋内是应有尽有。

  「你是什么人?」

  头发染成五颜六色的家伙,见王逸踢门而入,不由大怒道。

  他伸手拿起桌上的皮鞭,照着王逸就抽了过去。

  这皮鞭是用来sm的,力量和速度并不强,就在皮鞭抬起还没落下之际,王
逸一个前冲,速度快的如同白马过隙,一脚踹在他的小腹上。

  「嗷!」

  那小子惨嚎一声,双腿跪地,只听见咔嚓一声,居然是自己把双腿蹲折了。

  这些公子哥,从小到大只会打别人,哪被人打过,再加上身子早已被酒色掏
空,抗击打能力几乎为零。

  王逸几步上前,一个鞭腿就将呆傻在原地的霍才,踢中面颊,半边牙齿脱口
而出,连带着他整个人也打着旋飞了出去。

  只剩下耿沙沙屁股后面,在黑丝上摩擦老二的高大青年,他面如死灰,情急
之下喊道:「你知道我们是谁……」

                啪——

  王逸一个旋风腿,将他干翻在地,冷声道:「老子管你们是谁!」

  这时,只剩下铁架上铐着的耿沙沙,她只能用前脚掌着地,双腿早已力竭,
不停颤抖着,脚下一软,就会勒住铐在铁架上面的双手,手腕上已勒出了触目惊
心的血印。

  就在她精疲力尽,意识模糊的时候,突然看到一个人踢门而入,两三下就将
霍才他们三人干翻在地。

  她整个人都看傻了,她早已过了相信童话的年纪,但此刻,她真的认为是上
苍派天使来搭救自己。

  「谢,谢谢你……你是来,救,救我的吗?」

  耿沙沙哪会记得只上了半天班,就被派往云南的王逸,她见王逸穿着厨师服,
艰难的问道。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王逸果断道。

  他找来一把烙铁,将铁架上的手铐打断。

  没有了手铐的束缚,耿沙沙一下瘫软在地上,两条腿不由自主的颤抖着,根
本站不起来。

  「我背你!」

  王逸俯下身子,将耿沙沙背在背上,向四周看了看,并没有见到向娜她们,
也就不再寻找,快速冲出门去。

  这四层楼道内有监控,王逸刚才打倒保镖的时候,就已经惊动了保安室,此
刻,王逸耳边听到嘈杂的脚步声,电梯也急速的升向四楼。

  「抱紧我!」

  王逸说完,就冲向了楼梯间。

  他向下一看,只见楼梯上,密密麻麻,全是拿着铁棍、链子锁、匕首、棒球
棍等武器的人,朝四楼冲来。

  王逸感觉脖子被耿沙沙紧紧搂住,他大喝一声道:「别管出什么事,都不要
松开我!」

  耿沙沙一双大大的眼睛,闪着泪花,惊恐的望着楼梯上越来越近的打手,小
脑袋深深埋在王逸的脖弯里,双臂勒的王逸几乎喘不过气来。

  这时,王逸胸中蓦然升起一股傲然之气,他大笑一声道:「我们走!」

  说罢,身形如龙,猛然跃出。

  ……

               【待续】

全球著名的情色网站,日日摸,每天更新(无毒):www.riririmo.com